4.设计定要向社会发言

“简素并不会对豪华自卑,简素中有奥妙的知性、感性,毋宁说是值得骄傲的世界。如果这样的价值体系可以推广,那么可以用尽量少的资源,过更丰富的生活。”这是知名连锁品牌无印良品曾广为流传也是最著名的一段广告词。而它的创作者,正是日本国宝级设计巨匠——田中一光。

创造时代

田中一光1930年出生于古都奈良一个世代以“鱼万”为商号的商业之家。也许是家庭氛围,又或许是天赋,田中一光儿时就是一个戏剧迷。“我学生时代就喜欢演戏,十六岁亲手制作戏剧海报,十七八岁又热衷上了戏剧、剧团、舞美。”这些在戏剧中感受到的美感体验,为田中一光后来走上戏剧海报设计之路奠定了基础。

1950年从日本京都美术学院毕业后,田中一光在大阪开始了自己的设计活动,而后迁居东京。他将日本传统艺术与现代设计观念糅合,用“纯粹平面、纯粹二维、纯粹造型”的样式向世人宣告:“新时代的日本设计造型诞生了。”

他的作品带有明显的田中一光式优雅、素净和单纯。简洁洗练、意境清新、形式优美的设计语言,在融合东西方传统美学观念与东西方文化特征之间,那种独到的思路与手法使作品富有独特的表现主义色彩。

日本设计大师三宅一生曾这样评论田中一光:“我在学习平面设计时,田中一光已经是像神一样存在的人了,他的作品也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难以忘却。他不管做什么都非常认真,要求非常严厉,这是理所当然的,但他对自己要求更严。一光的价值观从很大的意义上讲可以说是在创造时代。”

“设计,应该能让我们想要重建受伤的地球、重新发现非西方文明、逃离既有的风格、低调地寻欢作乐、更诚实地进行国际交流、了解到旧式美学的重现能产生的各种思想碰撞。这些都是设计在21世纪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当今这个时代,设计必须提防变成一个‘多事的概念’。”田中一光曾如是说。

于是20世纪80年代初,当裹挟着“家”的理念“自然而然的无印”、在生活的“基本”与“普遍”间寻得新的价值观、在造型的“朴素”与“简约”中塑造出了新的审美形式的无印良品横空出世,立马在设计界掀起一阵狂澜,至今仍是无法复制的经典。

除了一手缔造无印良品的神话,田中一光还曾在大阪“日本之历史”大型博览会、冲绳“海洋文化”博览会中负责整体设计,在日本Seibu艺术博物馆、纽约Cooper协会、洛杉矶文化交流中心和巴黎Public博物馆举办个人展,海报作品还曾获得华沙国际海报双年展银奖、东京ADC(广告联盟)优秀奖。

田中一光在平面设计方面的成就,对战后日本平面设计的发展有很大贡献,在世界平面设计界中,也占有相当的地位。有人说他“振兴了日本的设计行业,令传统设计复活”,对此他的回答是:“我只想以最合适的产品形态展现其本质,设计定要向社会发言。而设计师的工作其实是种不为人知的幕后工作。即使在我亲手设计的商品或企业标志上,也并不会留有我的名字,一切都是在幕后默默地完成,可我喜欢幕后的工作。”

脱雅求势

在田中一光的作品中,我们能直观且强烈地感受到他思想上的丰满、大胆以及表现上的洗练、骨感。谈及设计构想时,田中一光坦言:“一直以来,我更希望将自己作为一名使者,一方面将日本传统文化融入到设计中去,让全世界了解日本传统文化,接受日本设计;另一方面将现代设计概念引入日本,为日本设计行业带来一些新鲜的空气。”

在四十多年丰富的设计活动中,田中一光不断追求新的创作。“相比洛可可式的繁琐和纤巧,我更在意大和民族崇尚的单纯简洁艺术气质。我所追求的是那种清澈浑朴的原始生命力。在每件作品里,我都希望展现一些新的想法。无印良品时期,我希望通过‘合适就好’来倡导大家资源再利用,而在戏剧海报《产经观世能》系列中,则想通过色彩与虚实关系的中介作用,将严谨与自由这样在造型中原本属于正反两极的元素统一到一起,舍去细枝末节,让主题形象简约明快。”

在田中一光的作品中,那种被人用作“手段”的东西,已经回归成为设计的目的。“脱雅求势”是田中一光的审美支点之一,脱却无用的风雅和矫情,追求视觉上的印象感和冲击力,田中一光使本应自由无束缚的色彩造型,恢复了原有的形态和目的,使得广告设计重现其特殊的规律性和纯洁性。“在作品中,我更希望色彩的独特力量被强化显现,人们能够将注意力纯粹地集中于可视性这一点上,从而远离经验中的现象世界,进入设计作品的内核去关注造型空间本身的意味。”

除了《产经观世能》系列,田中一光在最具代表性的《日本舞蹈》《大阪水族馆》《文字的想象力》以及《田中一光的大型宣传广告画》《田中一光的艺术文字和设计》《人间和文字》《日本的纹样》等设计作品中,将视觉元素的表意功能强化到极致。他还将自己的设计故事和心得写进书里,出版了《设计的周围》《从设计师的工作台讲起》《设计的前后左右》等优秀随笔。

2002年1月10日晚,田中一光因病抢救无效逝世,终年71岁,终身未婚。他将所有的热情都投入到设计和想象力的世界中,成就了自己的非凡,并培养了包括原研哉、横尾忠则、浅叶克己、松永真、佐藤晃一在内的当今日本设计界的殿堂级人物。

正如日本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所说:“田中一光先生不断思索如何让日本的传统文化存活于现代社会。透过自己的作品,追求日本精神性美的传统,一路摸索新文化与未来设计的可能性,超越平面设计的分野,不断质疑丰富的生活的真意到底是什么,其作品就是解答。”

3.陈钰琪 无畏之境

戏里戏外,陈钰琪都有着一腔孤勇,以直面的姿态走上了演员之路,路漫漫,志远方。

一阵风

当天的拍摄在上海一处美术馆中进行。场地紧邻浦江,初冬的阵风褪去了温柔的姿态,凛冽借着水浪的助推扑面而来。一转头,陈钰琪也像一阵风一般来到了现场,迅速落座,采访开始,直接又舒坦的架势很像她第一眼给人的感觉— 英姿飒爽。

“我是很直接的性格,心里想什么,脸上就表现出来了,不喜欢还要装对我来说特别难”。陈钰琪的眉眼有着年轻女孩少见的英气,说话也爽快直接。她的家里并没有人从事演艺工作,不过是凭着一腔热爱和勇气,就这么孤身一人外出求学,并在毕业后来到北京闯荡。陈钰琪的父母就像全天下大多数长辈一样期待女儿能有个踏实稳定的生活,但陈钰琪偏偏选择了充满未知的一条路。刚入行那会儿,她就这么一个个组去面试,跟着一个个城市去拍摄,“我不是容易放弃的性格,你越说我不行,我就越要做给你看”,就这么慢慢闯出了自己的阵地。

2.昂山素季,隐忍与争议

挪威首都奥斯陆到荷兰城市海牙的直线距离为957公里,飞行时间不到两小时。从奥斯陆到海牙,昂山素季的人生境遇天翻地覆。在奥斯陆,她是民族英雄,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缅甸的光。在海牙,由她出席辩护的缅甸军方被指控的罪名则是“种族清洗”。

就连时间点也如此微妙。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昂山素季走进海牙国际法庭。她戴着浅色长围巾和粉色头饰,保持招牌造型。1991年同日,诺贝尔奖委员会将和平奖勋章交给昂山素季的儿子,她本人当时正被缅甸军政府软禁。海牙国际法庭门外,手举昂山素季照片表示支持的人和高呼口号要求她阻止军方暴力行为的人分站在路的两边,就像国际社会对她评价的缩影。

1.以认真竞赛的态度面对未来

这是上海一个秋高气爽的下午,身为HUGO BOSS全球首席执行官,Mark Langer 满脸笑容地出现在南京路,经典的BOSS套装配上白色衬衫、白色球鞋,使他显得神采奕奕。在他身后的背景板上,打着爱心图案和“BOSS”“ShangHai”的字样,Mark Langer 认为,这正恰如其分地代表着他对中国市场的心情。

“中国是我们最大的零售市场之一,我们在中国的业务100%都是零售业务,所以中国客户对我们非常重要。此次来上海举办BOSS品牌2020年早秋男女装高级成衣系列秀,就是为了增进我们与中国合作伙伴在市场策略、技术等方面的更多沟通交流,从而更好为我们的全球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Mark Langer 说。与此同时,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入围艺术家作品展也在上海拉开了帷幕,这一艺术盛事为集团获得了更多中国年轻消费者关注。

的确,“自有零售业务”和“中国市场”,就是HUGO BOSS达成2018财年目标的关键词。自2016年出任HUGO BOSS首席执行官以来,Mark Langer一直在为该集团的未来进行重新配置,反应敏捷、富有远见,是外界对他的一致评价。虽然曾经历过业务放缓,但来自2018财年的报告表明,这个高端男装领域的代表品牌已经全面恢复,2018财年获得4%的销售额增长,尤其是电子商务业务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自有在线业务的涨幅高达41%。此外,得益于中国市场的高位数增长,集团在亚太地区经货币效应调整后的销售额涨幅为7%。2018年12月,在世界品牌实验室发布的《2018世界品牌500强》榜单中,HUGO BOSS排名第473。

在此业绩之上,Mark Langer 对集团的发展雄心勃勃,“未来,我们要变得更数字化、更全球化、更积极、更敢于承担风险,并且更具可持续发展性。”Mark Langer 说,“我们不愿屈尊第二,我们只想当第一。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以认真竞赛的态度面对。我们会一直抱有拼搏精神,这也是我理想中企业应有的状态。”